要抵達越南,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再舟車勞頓回到龍坡邦,

再搭24小時的無廁魔鬼夜巴到河内。


另一個是到河邊的碼頭去寫上名字,

然後看哪天有其他背包客剛好同路,

一起包船到Meng Khua(越寮邊境),

然後搭巴士進入越南的Dien Bien Phu。


第二項選擇比較具挑戰性,

因爲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啓程,

也聽説雨季的路況很糟糕,

可能陸路會中斷,卡在中途。


神經少一條的我因爲要新奇的體驗

當然選擇了前途茫茫的道路,

花了更長的時間,更多的旅費,

不定的行程,很少旅客的道路,

但因爲這樣也才體會了很多

表面看不到的遼囯生活。

 P1010626.JPG


第二天有四位背包客剛好也要去Meng Khua,

同路去Dien Bien Phu,結果船可以成行。

我很開心的跳上船,預料著

一個小時的船程抵達Meng Khua。

結果在隔壁船要囘龍坡邦的朋友說,

你去的地方要5個小時也,

哪,給你一瓶水路上用。

我才醒悟過來,啊,我還沒有去小便!

然後船就開了。

嗚....(噙著淚跟對面船告別的淒慘畫面)

有了上次的慘痛經驗,

我抱著朋友送的一大瓶水,

一口也不敢喝。

 

兩個小時后還好船家有停靠在河邊的小村莊,

隨便進去一家借個廁所。

家裏在燒雞,用遼語練習了對話了幾句。

雨一直在下,我在想著如果這裡的孩子

一代一代地窮下去,也沒機會受教育,

什麽時候他們才會有較好的生活。

他們還是善良禮貌地說叫我們吃飯,

看著什麽也沒有的小村落,

如果我忍心吃他們一口飯,我就不是人。

 P1010625.JPG


終于到了Meng Khua,

在船上晃了5個小時的我們,

背著重重的行李只想趕快找到住宿。

很快我們就發現這個小鎮除了我們4個

好像就沒有其他外國人了,很奇怪的感覺。

在詢問的過程中,大家都發現Meng Khua的村民

好像對我們都很不友善,

態度像是不想做我們的生意。

而且沒有一個人會說英語,

我們比手划腳都還不能溝通后,

最後5個法郎(遼語Falang=外國人)

還是杵在路上。


到了一家河邊的住宿,突然遇見

另一個德國男獨自在餐廳發呆。

他和我們同行的法國男之前認識,

在這裡又相遇。

德國男一見到我們就興奮地說看到我們真好,

他因爲沒有巴士而在這個

對外國人不友善的小鎮呆了2天了。

所以他超想趕快離開。

一開始我很納悶,

爲什麽這個鎮的人不喜歡法郎,

難道白人曾經對村民做了什麽令人髮指的事。


我們一起走到附近的吊橋去散步,

過了吊橋是一個小村莊,住的是原住民。

我們看見有很多年輕人圍在一起,

走過去湊熱鬧一看,原來在打排球。

P1010630.JPG


我們照了幾張相,

好動的法國男決定到處走走看看。

走進了一家人的院子,

他們好像在玩透明玻璃毬。

法國男越走越近,

擺出友好好奇的姿態想要觀看。

還沒開口,他們竟然派了一個代表出來告訴他:

“Stay outside please!" 

翻進我們的耳裏是:

“法郎,請滾出我的家園!” 


我們氣鼓鼓地離開,決定去餐廳吃飯。

大家的討論都在爲什麽他們這樣對我們,

他們不是應該為我們帶生意來給他們而高興嗎,

卻沒有人說是不是我們

(包括歷來經過或居住這裡的法郎)

做了什麽讓他們不爽的事。


路上我們看到一閒雜貨店想買水,

結果老阿媽不知道我們要什麽,

比手划腳說了半天還是拿不出水。

暴躁德國男開始爆粗,xxx! 連水都不會聼!

我就硬著頭皮生硬地說:"Nam."

 結果阿媽咧嘴一笑很快的從後面拿了

5大瓶水給我們。

這時候我突然很想念Xiang,

如果不是他熱情地教我幾句遼語,

我現在可能還買不到水。


 P1010646.JPG


在餐廳我們也體驗到服務態度的散漫和偏差。

剛巧隔壁桌來了幾個看似

旅遊局官員的大人物在吃東西,

我們飢腸轆轆等了半個小時的菜還沒上,

他們已經在大快朵頤了。

我們試著要筷子,要水,要飯等等都溝通不來。

大家都面露不滿,餐廳的人也不知所措

因爲不知道我們到底在不滿什麽。

德國女不耐煩地說:

"They're so lame, 

none of them understands English."


我被她突如其來刺進我心的驕傲怔了一下,

然後脫口而出:”They're not lame, it's not their fault they cant speak English, English is not their mother language. We should at least try to learn their language if we choose to come here."


衝動地說完后自己整個傻眼,

我是干嘛了,大概是在爲

自家的亞洲人打抱不平了。

可是,沒有一雙眼睛看見他們的貧窮嗎?

沒機會受教育,不能學你們的語言,

是他們的錯嗎?

只因爲你們的到訪將帶給他們

維繫生活的錢,夾帶著不能避免的破壞。

其實這兩天跟著這班法郎走,

他們内心的自大,和對待本地人的方式,

讓我也一點點地了解,

爲什麽他們會被當地人討厭。

 

第二天早上下著雨,我們5點半

就到碼頭去等到對岸六點的船。

七點了開始陸續有人過來,

我們開始在問到底船幾點來,會不會來。

全鎮好像真的沒一個人聼得懂英語,

還好之前在龍坡邦Xiang有教我

'船','幾點',和'走'怎麽說。

他們一聽到我會說遼語整個人亮了起來,

露出笑容很殷勤地回答我,

其實不是他們不友善,而是英語說得那麽快,

又不願放低身份,放慢腳步的我們,

讓他們不知所措。

結果問到的答案,

竟然是6點,6點半,有的說6.45分,

這種不確定,沒有一定時間表的文化,

讓幾個法郎快要抓狂。

P1010635.JPG


我心想,我們要來這國家背包旅行,

可是卻要歐洲先進國家的方便,

有點好笑勉強吧??? 

回頭想想,我自己很多時候在很多方面

何嘗不是一樣,光想著自己的方便。


於是,我在Meng Khua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越遼小鎮,

用了旅伴們的反光鏡,

看清了自己的醜陋。

後來離開Meng Khua遇見洪災受困的經驗,

讓我更加上了生命的一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cass 的頭像
babycass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ma
  • 为有自省能力的你感到欣慰。
  • 哪有

    babycass 於 2012/03/10 00:43 回覆

  • denis
  • nice n meaningful~~ ^^
  • thanks for viewing~ :)

    babycass 於 2012/03/10 00:44 回覆

  • TravelSeed
  • 很棒的文章

    這一篇文章讓我回想起去過龍邦坡當時的心情
    那次對當地沒有留下很好的印象
    或許換一個角度來解讀當地人的生活
    多一點同理心便能看到更多、進而獲得不同的感受
    謝謝你的好文
  • 每個人的旅途都有不同的際遇,在這一段我看見的是這樣的生命風景。
    謝謝你~ :)

    babycass 於 2012/03/10 00: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