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0636.JPG

七點多船終于搖過對岸,一只長長的小舟竟然能載20人,大家鼻子對後腦站好后船夫就用手搖把我們撐到對岸。

巴士一開,大家都一窩蜂的沖上去,不爲什麽,只爲了爭一個好位子,因爲。。。如果搶不到位,就像我們的falang大哥一樣,得坐地上...度過晃頭晃腦的3個小時的車程。

 

一個小時后車停了,我從半睡半醒中起來,睜眼看見車窗外,土石流把道路淹過了,巴士不能過去。

P1010647.JPG

 

P1010631.JPG

下了車,發現深處在荒野,路旁只有幾戶人家,還有他們養的豬,小孩子都出來看熱鬧。

P1010641.JPG

 

在這裡等了一小時多,我跟村民又學了幾句遼語。尿很急,想進去人家用泥土做的傢隨便上一上小號,大叔不明白手語,也聼不懂我的遼語。幾個falang結伴到牛棚後面去上了,我克服不了心裏障礙,到最後還是尿很急的上了車。

 

好景不長,開心的巴士只行駛了1個小時,就又停了下來,這一次是整條道路都變成河流了,完全不能過去。

大家都下了車,我們找到一閒客棧,借用廁所。不料我們五人都用了廁所后,他們開口向我們要錢,也不多,就幾千kip,説是山裏缺水,我們上厠所用水,他們就要去買多一點水所以要我們付一些錢。falang們覺得他們是在坳我們所以都擺出一副不付就是不付的姿態,村民因爲英語不流利所以也不知道怎麽辦,幾個少年人一臉爲難地在討論。有時候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匡我們,可是我不確定有沒有必要爲了幾千kip和他們翻臉,而且,如果他們說的是事實,看在他們眼裏,我們是不是都很惹人厭?非租客借用廁所用了已經很缺的水還自鳴得意地不還?


車上有個會說一點英語,在越南念書的遼囯人,告訴我們要等水退了才能過去。我們的司機大哥見有好幾個小時都不能開車,乾脆扎了個吊牀翹起二郎腿睡起午覺。他說兩點會有一輛從Dien Bien Phu反方向過來的巴士,那我們就可以互換乘客,搭上對方的巴士繼續車程。我們幾個falang聼了大氣一嘆,只好坐下來無奈地等。好幾個小時什麽事也不能干,大家垂頭喪氣地眺望遠方,各懷心事。


5 個小時過去了,大家等得眼睛都冒星騰焰,好不容易聽説對面的巴士來了,法郎們跳起來趕緊追問司機:怎麽樣怎麽樣?現在是不是可以換車繼續行程了???

 

司機大哥~ 咱究竟能上路了嗎?

 

chenhao

 

司機白了咱法郎們一眼說:對面司機不肯換,我們今晚在這裡過夜,明天再上路。 

 

這時候可想而知我們這些法郎都忍無可忍了,德國男幾乎可以用‘暴跳如雷’來形容,沖去和對面司機討價還價,還說要付多一點錢載我們過去,一直都不得要領。全程都是通過會英語越南語的遼囯小弟翻譯,那些對面過來的越南人還給我們臉色看。我見德國男對他們開罵,越南人也不讓,兩邊差一點打起來了,就鼓起勇氣毛遂自薦地跟司機談判。有時候在路上我會做出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也不知道當時候爲什麽會去做,包括跟幾個兇惡的越南人談判。結果在我們軟硬兼施都用過了后,越南人就是一幅我就不載,你吹呀???是不是要找架打的表情,讓一向成熟穩重的法國男都忍不住爆粗,風度盡失。

chui a

 

在我們僵持不下時,突然一輛四輪驅動車直沖入洪流中,車子整個360度被橫沖轉,卡在河流中,還差點整輛車被沖走,當時場面驚險萬分。我們的德國男和法國男二話不説就把衣服鞋子脫下沿著河邊去救人,還一邊喊著說車裏有小孩,你們趕快去找人來幫忙.村民們都好像站在河邊不知所措,後來有人從河的另一邊涉水把小孩從窗口救出來,找來一輛拖車把媽媽連人帶車拖上岸。

P1010650.JPG

他們兩個雖然在水裏瞎忙了半天都沒有救到一個人,可是可能因爲看見陌生人第一個奮不顧身出手相救,村民們的態度居然有一點改善。最後我們用了40塊僱了一輛四輪驅動車,五個人在傍晚時趕到dien bien phu的關口去過關。

 

我不甚了解越南的歷史,不過我知道,強大的美軍和越南人拼,越南人居然打贏;被中國人欺負,也是越南人贏;越南人-打什麽戰都贏。經歷那麽多年的戰火,越南能夠那麽頑強的生存下來,從此也能看出越南民族的霸氣和傲骨。這幾天的經歷,讓一起排除萬難受盡白眼終于踏進越南的我們,更加確定兇悍的越南人不是我們會喜歡的民族。

           


       

創作者介紹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