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龍坡邦是我不小心路過的美麗風景,

那Muang Ngoi可説是被華麗人文震撼后

平靜的心靈洗滌。


會來到Muang Ngoi,是因爲在龍坡邦

找尋下一站資料時讀到的這篇文章,

http://www.wearesolesisters.com/2011/05/sleepiest-town-that-trapped-us.html 

關於Muang Ngoi,她描寫得很唯美,

我不得不去這世外桃源睡上一覺。

 

只因爲這樣,我把方向舵轉向,

朝北方這個無供電,無陸路進入,

只能用小舟泛河抵達,幾年前才開放給旅客進入的

北遼小村莊Muang Ngoi前進。


真的,完全沒有陸路可以進入。

這是我們走的水路,村民的一生

都穿梭在這條兩岸宏偉的谷中河。

P1010608.JPG


小村莊的唯一入口,從龍坡邦幾個小時

名副其實的‘舟車’勞頓后,我們從這裡上岸。

P1010617.JPG

 

由於近幾年遊客紛至,

村民也從務農捕魚轉爲拉攏遊客。

遇見Sai(第二聲),

23嵗已經很世俗在社會打滾了很多年。

每次叫他的名字,我都會笑,

因爲一直聯想到福建話的屎Sai(第四聲)。

Sai很會説話逗遊客,

很快就把我騗進他傢開的民宿和餐館。

P1010618.JPG


主要是他給我比隔壁房鬼佬的半價,

門外有個舒適的吊牀。


 在Muang Ngoi,沒有引擎聲,

一天裏只有夜晚7-11點的四個小時供電,

完全沒有網絡,電話也沒有收訊。

簡單的一句,他什麽都沒有。

他甚至沒有風扇,熱的時候撐把扇子,

驅散暑氣,趕走塵囂。



 P1010595.JPG

 

在這裡,最應該做的事就是什麽都不做。

在河邊的餐廳俯瞰整個河流,

吃著當地小食,涼風輕撫臉頰,

這種平靜樸實的快樂,使我無論到哪裏,

都對Muang Ngoi有一絲絲平淡的想念。

P1010604.JPG


旅途中我常常很幸運地都能得到當地人接納我的滲入,

可能是亞洲臉孔的關係吧,大家都把我儅自己人。

在餐廳裏,我幫忙Sai點餐,開啤酒給客人等等。

有一次Sai去沖涼的時候拉大嗓子

叫躺在吊牀上看書的我:"我去沖涼一下,你看店!" 

哇叻還真儅我是你傢的,

嘴上這麽念,嘴角卻笑著。

P1010585.JPG

 

英國人John 和 Amber 一直想試吃東南亞的辣食,

可是無論交待了多少次一定要辣,

都沒有成功吃到辣的食物。

可能因爲亞洲人都覺得我們的辣你白人絕對吃不消!

第二天下午Sai帶我去他表姐的家裏,

他們煮了鰻魚湯,

一整個是超級嗆辣,卻非常好味。

P1010619.JPG


在雨中我們在簡陋的涼亭裏吃著聊著笑著,

兩年前Sai的表姐經營餐館時遇見

來儅義工建房屋的德國男友,

一拍即合嫁到了德國(ps: 我覺得遼囯女生

非常漂亮清純的臉蛋,皮膚也很好。)

現在回來度假兩個月,她說不習慣德國的生活,

她跟老公打算多幾年回來家鄉。

她也說了很多關於這村的歷史和境況,

戰亂時村民的生活都不太好過,

現在村民甚至用戰後的彈殼來做門檻。

P1010598.JPG


她小時候,村民全都務農捕魚,以河為生

有什麽都互相分享幫助,從不計較。

自從被旅遊業侵入后,村民漸漸有了更多的收入,

也發現大家都在競爭著賺遊客的錢。

她唉了一聲,說一切都囘不去了。

我在她無奈眺望的眼光中,

看見旅遊業帶給一個地方的正向發展和逆向破壞。


 



P1010597.JPG


離開Muang Ngoi的那天早晨,

我上了小舟,朝著大家,用力的揮揮手。

我知道我很可能不會回來這裡,

也是最後一次見到這些友善的面孔。

 

旅行就像人生旅程,我不相信偶然,

 因爲每一件所發生的小事,

 每一個所看過的景象,每一抹交換過的微笑;

  都是上帝帶領我去看見

 我那小小視野從來沒發現的另一世界。

 

这一刻 我们悲伤沉默
这一刻 泪忍不住滴落
这一刻 握紧双拳对你说
黑暗中 我们决不脆弱

P1010602.JPG


you raise me up 生命也许会寂寞
you raise me up 希望永远执著
破碎的城市埋没了花朵
昂起头 我们坚强度过

P1010603.JPG


you raise me up 生命也许会寂寞
you raise me up 希望永远执著


受伤的 大地承载着残破
擦干泪 未来自己把把握

P1010601.JPG

我们的爱 永远不会沉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cass 的頭像
babycass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