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標~叮咚標~

華麗溫馨的聖誕月又來臨了!

澳洲人怎樣度過聖誕節呢?

就是Party,聖誕大餐,喝酒,喝酒,和喝酒。

除了喝酒,他們有時候會喝一下酒。

除此之外,他們也會偶爾喝一喝酒。

不喝酒的時候,他們會花一點時間

來等待喝酒的時間到來。

 

星期六晚,大夥興高采烈地到hotel去

老闆包完的all you can drink 雞尾酒派對。

穿藍裙的就是我的有錢老闆。

cocktail.jpg  

Tamara 是我最喜歡的同事之一,

有她在周圍,我會感到一股穩靜。

P1000533.JPG

屋友Cody和她的男友Meek

cody.JPG

 

左為我直接under的藥劑師Megan,最近開始喜歡上她,

熱情豪爽,又懂得關心人的大姐一枚。

drink.jpg


酒保,是我的志願之一。

P1000523.JPG

一個小時的狂喝之後,大家開始在巴士上瘋了起來。

老闆娘狂喊到底是誰喝去了我的600塊!

Meek開始在喊著大家下車!給我下車!

Megan的老公Josh開始在車外對著整車人跳八爪魚舞!

大夥開始叫Tracey的老公作Stripper!

整輛車都笑翻了。

 


鬧哄哄的一輛車就開到了老闆傢去進行下一環節的大食大喝會,

由於小孩在場,大夥收斂了一些,開始吃大餐。

partyfood.jpg


飯前,某人突然提議要不要來個謝飯禱告,

結果大家推來推去,有人說我不會,有人說我不要。

我奇怪地看他們窘得那樣,儅我在想要不要舉手時,

突然有個很聰明的人說:“用Cheers代替吧!"

大家就很開心地踫撞起酒杯cheers了然後開飯。


我突然為他們感到難過,

啥?say grace可以用cheers來取代。

祖先流傳下來的救恩

恩典他們竟然輕易失落了,連謝飯都不會。

來到世上,難道真的

吃了,喝了,就走了?


toy.jpg



 

飯後玩起了遊戲,我還是最靜的那個。

因爲聼都來不及了,來不及開口起哄。

他們肯定認爲我是一個很文靜的人吧。

game.JPG

可愛的Hailey不明白爲什麽要把

狗狗朋友関在門外很可憐,

一直在叫我:”open the door~open the door~"


P1000573.JPG


那天晚上,我笑得很樂。

可是心裏,卻知道這不是我要的生活。


星期天,是報佳音的晚上

大家早早就來霸位,很多都是帶著自己的

小凳子,草席,食物好好地觀賞。

現場我們也有擺賣熱狗麵包,

籌款奉獻給醫療機構。

 P1000604.JPG  

P1000603.JPG


我總是坐在鋼琴前的那位。
P1000614.JPG

台下大家隨著節奏搖擺著熒光棒和蠟燭,好像小型演奏會。

       P1000616.JPG 


我覺得最感人的就是原住民的歌曲呈獻,

他們一拐一拐地上來,唱起了聖詩。

最左邊就是原住民的長老。

窮人和有需要的人,反而成了宴席上得祝福的人。P1000613.JPG 


我和澳洲,一直在處於一種尷尬狀態。

我努力地在這塊土地生存著,

我呼吸著它的空氣,曬著它的陽光。

時而緊促,時而緩慢。

我還在調整著該喜歡它的節度,

找尋著該愛上它的那一霎那。

或許有一天會有,

或許這一刻永遠沉沒在了某一個不滿情緒底下。

 

這一刻,我還在孤單地漂流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cass 的頭像
babycass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ron

  • 看了这篇文字,心里有些沉重。但我相信在澳洲或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仍旧有以心灵诚实敬拜主的人,别气馁。
  • hehe, thanks.

    babycass 於 2011/01/11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