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睛第一个感受 就是膝盖上面传来的阵痛 ----- 一阵阵 剧痛.下沙发一拐一拐地上了厕所,终于不甘心地diagnose自己今天不能去snowboarding了。目送了Lee和Steve出门工作,Dan在上网 处理事情,Chris兴致勃勃地整装出发去今天免费入场的Snowpark玩。Snowpark是一个小型滑雪场,里面的特色是很多可以跳玩翻转的park,也就是高技术高危险动作。Chris戴上了Lee的专业登山安全帽,酷酷地说了一句:”This means I’m less likely to die now.” 就出发去疯狂玩命了,让我捏了一把冷汗。

吃了早餐我就把Steve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晾,晾完了一桶去到洗衣机里面一看还有一堆,就把他们统统都拿出来晾。好不容易晾完了,结果Dan跑出来说那些衣服是他的,而且还没有洗。。。

一如往常地,帮了小忙闯了小祸之后我就开溜了。我决定到镇上去寄了信买了东西后就去snowpark看chris玩命。走到路边去hitch的时候,等了蛮久还截不到一辆车好心载我进去town。有点不耐烦的时候,远处有一架美国电影里面那种杀人犯的Big Truck朝路边的方向冲过来,在距离我前面1米的地方停下。呆了 两秒我才发现他是要让我搭便车的,便上前去搭上了他的大卡车。天啊传说中的卡车司机也会载便车客竟然让我遇上了!

很好人很健谈的卡车司机把我放在镇上后,我走路到邮局去寄信给Andrew。然后hitch上了snowpark,第一辆载我的是一对法澳情侣,他们从澳洲过来纽西兰度假两个星期,刚好是第二天,所以身为已经周游纽西兰南岛的背包客,我就给了他们一些意见和建议一些景点。他们很好人地载着我去问路( 我要去的地方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尽管自己要迟到了还把我安全地载进去山下。然后在山下我又 等了半小时,周围一辆车影都没有。开始焦急的时候,还好有一辆玩下午的车子上山把我载上去,还跟英国人说到时候来马来西亚可以找我。

上到山上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雪山真是兴奋难耐,可是碍于我的 小姐 脚黑青一片不能再玩,只好到处拍照录影,观摩技巧。Chris说表演给我看他跳,可是我只拍到他刚好跌倒,超好笑的。

 

 

结束后我们满足的驾着Lee的车下山,结果看到一整排的滑雪者在排队hitch等着搭便车,Chris就起了恻隐之心,在已经很满的车里又塞进了一个滑雪者和他的snowboard,结果我们就浩浩荡荡拥拥挤挤地下山去。

DSC03507.JPG

晚上说要去Paradiso看戏,Paradiso是一间可以一边看戏一边像餐厅一样吃东西的戏院,我上次来wanaka时已经想要去看看了。结果去到竟然满座,结果只好坐在外面吃雪糕聊天,然后回家去取暖。Lee带了他朋友Filipe回来做客,Filipe也是专业登山者,刚刚被困在环境恶劣的雪山上两天今天才下来。听他讲述登山的故事和照片很有趣,也让我想起上个星期Ali才告诉我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辛辛苦苦地登山,他只喜欢搭直升机上去看风景就好;现在我直接面对一个不怕险峻的登山者,顿时对他产生敬佩。他也流浪了2年之久没回过家,今年就要回去了。他们几个男人坐在火炉旁边聊天喝酒,我就呼呼大睡。到了一点多起来的时候,只剩Filipe在客厅不睡。问他不累吗?在山上困了那么久,他说不会,现在可以有力去party,哇塞,这男人也太强了吧。

聊了半小时我们就各自在自己的沙发上睡了,明天将要离开wanaka去到基督城,后天搭飞机回国了,今夜真的很舍不得。舍不得wanaka,也舍不得纽西兰,更舍不得kiwi朋友们…

創作者介紹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