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那天一早摸黑走了15分钟到萝卜厂,7点就开工。一看原来又是做grader,只不过换成是萝卜而已。这是一间很小的工厂,员工不到20人。7点开始做grading,对我来说简直是胡萝卜噩梦工厂。温度大约0-2度吧,在工厂旁边,也就是室外,我们要把结冰似的烂萝卜一一以很快的速度选出来丢掉。第一个小时我的手指已经冻得没有感觉,第二个小时我的手指都变成灰紫色,动都不能动了。为了我的手指回国还能抓药,我就把萝卜丢下跑去跟经理说我要换去packing,下了决心如果她说不行的话,我就当场辞职走人。怎知她说可以阿,叫我忍多一个小时就开工做packing。当场高兴得回去忍痛丢萝卜,那一个小时我就用僵硬的手指一边丢萝卜一边跟着音乐的节奏念“忍,忍,忍。。。”

终于时针指着十点了,我很高兴地跑去做packing。果然舒服多了,只需要把好的萝卜装进箱子里,而且也没有人会催,可以慢慢做;只不过偶尔要搬20公斤的萝卜有点吃力。今早我就把自己好不容易装好的一箱20公斤萝卜弄翻了。不过也没有人来骂我,马上就有人来帮我处理掉了,这么好又容易的工,现在变成了胡萝卜梦工厂。这间工厂大家都很亲切,因为人很少所以都会聊天,让我开始适应和喜欢这个地方了。

之前因为这间hostel太贵了,想要在外面租间房省钱。可是后来决定留在hostel,因为这样比较可以跟其他背包交流。发现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真的遇到几个蛮nice的背包,他们多数不是skiier就是snowboarder,大家都是冲着雪山来滑雪的。晚上大家就聚在小小的厨房兼客厅聊天。因为这间hostel太小,差不多大家都会认识,而且由于是滑雪镇,packhousehostel里只有我一个亚洲人,感觉不错,我的世界观又更辽阔了,知道了更多其他国家的事情。昨天off day,就跑上山去滑雪。刚巧两个美国来的campuse life同工也上去滑雪,我就跟他们的车,他们也不收我钱,开心到一下。在山上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很幸运的我的滑雪教练又是帅哥一枚,个人觉得他比跳伞教练帅,可惜没拍到照。学会了基本的滑雪,可是全身很痛,在山上翻了几个滚,跌倒了N次,撞到了N个人,两个脚黑青,可是跌到很爽很开心。我的adaptor被偷掉了相机又刚好没电所以没有拍到滑雪照。可惜啊,下次如果有机会去滑雪一定要拍。滑雪真的很好玩,可是很贵。L 我还想玩

这间hostel里面认识了法国人Nico,瑞士男生Yves,还有今天新来的丹麦女生Marie,人都很好,我还借她我的ski glove。几乎大家都没有车,大家都试过Hitchhike,在纽西兰hitchhike真的蛮容易的。多数男生都玩snowboard,因为他们觉得比较酷,包括JonathanSolomon;昨天真的亲眼看到人snowboard,真的很帅也。今天放工回来Nico的脸损了一块,snowboard时跌倒撞到地上的冰,看了都觉得痛。在山上看到他们的滑雪道蛮危险的,一控制不好就跌下满是石块的山谷,连个篱墙都没有,很恐怖。Yves很好笑,今天煮的tomyam还没有加水他就硬硬要试,结果呛到他整个眉头都皱起来, 搞不好他以为马来西亚的食物就是这样难吃,我真的下衰了乡亲父老,哈哈。然后站的靠近时我才发现他脸上也损了一块,也是跟nico同一天snowboard时跌伤的。今天早上7点做到傍晚5点,累垮了,希望明天还有很多萝卜可以包,赚得到一点钱再去滑雪,迷上了纽西兰的一切,可是都要钱钱钱。

crazy cute guy - Yves, lovely girl - marie

DSC02284.JPG

DSC02287.JPG DSC0229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cass 的頭像
babycass

Cass's Travalanche 流浪旅行個不停

baby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onatan
  • 请问你有那里的电邮吗?我好想去那里工作。 五月到六月都有的吧?
  • 本來有的,現在不知道放哪去了。五六月應該有的。

    update: 找到了...traceyp@cedenco.co.nz

    babycass 於 2011/03/09 19:33 回覆